浙江生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进入新世纪的海南文学

时间:2021-11-17 05:14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浙江生活网
进入新世纪的海南文学

  在幅员辽阔的****,海南是一个小省,但它以最小的陆地拥抱着最辽阔的天空和海洋。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海岛上的人们****了足够宽广的想像空间,就像天空中舒卷的云彩和海面上扬起的浪花,在这里,文学一直是激动人心的事情。

  虽然只是一个800万人口的年轻省份,但由于社会经济文化的开放,海南拥有了韩少功、多多、王小妮、叶蔚林等享誉国内外文坛的作家和诗人,还拥有了张志扬、耿占春等一批人文学者。

  韩少功称的上是新时期的资深作家,也是近30年来持续保持着探索锐气的少数作家之一,从《爸爸爸》《归去来》到《马桥词典》和《暗示》,他的作品不断****了独特的感性经验和领悟生活的方式,引发了对社会人生的纵深思考,是一个具有思想品质的耐人寻味的作家;多多曾经是朦胧诗时代的代表性诗人,在外国十几年之后,他选择海南岛这个特别的地方重返国内文坛,其行踪备受诗歌界的关注。他并不高产的作品对汉语诗歌的修辞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王小妮也是在新时期伊始就出道的诗人,但她创作的青春期似乎是40岁之后才开始。她的诗歌以女性细腻柔和的情感和奇特的想像让人****,她还把诗的感觉引入散文和****,写下了一系列不同凡响的作品。这些卓有成就的作家诗人的存在,使海南岛成为****文学版图中不容忽视的甚至是十分葱翠的部分。

  进入新世纪以来,海南岛上的写作队伍就更加壮大了,发表的作品数量也明显增加。据不完全统计,海南每年出版的文学作品有50部左右,特别是****创作,陆续加入了一些新人,原来的老作者也相继拿出了成熟的作品。如,崽崽的《不识字的阿辉》、张浩文的《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杜光辉的《啊,可可西里》《西部车帮》等一系列中篇****、晓剑的《土命》、张品成的《赤色小子》、郭潜力的《城市狩猎》、钟彪的《岛西小记》、罗萌的长篇****三部曲、陆胜平的长篇****《疯狂岁月》等。新人方面,则有严敬、清秋子、戴宏、杨沐、夏景、徐景阳、董永翔、满国徽等,他们的创作已经显示出相当的潜力,有的****发表后被转载并且选入全国性的年度选本。这些作家由于人生阅历、知识积累和个性的不同,创作的题材以及写作的风格也各不相同。

  养猪场工人出身的严敬并不以数量取胜,所发表的作品都有很高的艺术个性。《给桑亚姐姐守灵》《昨晚的罗大佑》都是很成功的作品。他的写作路子是少见的,虽然他在罗牛山整天跟那些鸡和猪打交道,但他对人更有洞察力。而且他对人性寄托着某种理想主义的诗意的期待,作品常常有挥之不去的弦外之音,极具抒情性。清秋子是近年非常活跃的网络作家,两年间接连推出了四部长篇****,受到了读书界的关注。崽崽是一名地道的本土作家,几十年来都在写,谑欣鲜星羌柑踅稚舷虏憔用竦纳睿凑庑┛闪娜巳绾卧谏娴募蟹熘姓踉米约汗5氖浪字腔垩罢一帷P此鞘侨绾位ハ嗯按直舜硕祭氩豢苑降模巧砩现种止殴值钠沸院脱笠缱诺脑曷也话驳钠⒕龆ㄋ遣豢赡苡懈缆纳睢

  张浩文、杜光辉虽然生活在海南岛,但他们写的多数是西北荒原的生活,他们所讲述的故事和人物都有****性,字里行间不时传出争吵和追杀的声音,可读性较强,也不乏感人肺腑的东西,如上面所举的张浩文的《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杜光辉近年来创作了100多万字的****,称的上是高产。他的作品中回荡着英雄主义的旋律,具有鼓舞的力量。与他们不同,郭潜力是在现代城市里狩猎,他的两部长篇都是写城市题材的。十几年来,我们居住的城市发生了太多变化,闯荡在其中的人拥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感慨,精彩与无奈。郭潜力也拥有了太多可以写成文字的人生经验,他的作品充满了****,同样也能给人阅读的快感。

  符浩勇是小****的专业户,已经发表了几百篇小****。他善于捕捉生活的断片和微妙的瞬间,从中洞察人物隐秘的内心世界,表达出很好的悟性。符浩勇的作品通常都有一个出人意料的故事,文字相当节约。张品成、三三致力于****文学的创作,业绩颇丰,赢得了多项全国性的奖项。董永翔长期工作在公共安全部门,那里发生着太多血腥****和以暴抑暴的事情,作为作家他可谓得天独厚。在三年时间里,他就拿出了三部长篇。这些作品无一例外是刑事侦察题材的,属于****与罪犯之间的猫抓老鼠的故事。但他不满足于写得好看,而是力图借机切入社会肌体的深处,挖掘出令人深思的东西。

  女作家的创作是海南文学中一道美丽的景观,杨沐在国内许多大刊物上发表过作品,原先,她更多是关注家庭伦理方面的题材,主人公都有很强的责任感,最近她似乎转向女性主义的写作,细腻地表达都市女性内心微妙的人生体验;韩芍夷有了很长的创作履历,她很注意语感的把握,和人物内心活动的描写,叙述故事娓娓道来,不紧不慢。但她笔下的人物总是很茫然,很空虚,总是在彷徨之中,缺少燃烧的****。王小苇新近出版的长篇****《小楼昨夜》,描写了一个****与自己良知的较量最终失败的悲剧,引人思省。

  散文随笔方面,作者的队伍十分庞大,除了以状写人物为特长的黄宏地之外,较引人注目的则有伍立杨、蔡葩、王卓森、符兴全、王晓冰、钟绍陵等。

  伍立杨是一个产量很高的作家,已经出版十多册的个人著作,他的文章广征博引,显示了学养和见识的丰厚,特别是对民国史料的熟悉。其表达饶有古风,却能为当代读者接受;王卓森的散文写得不多,但他的文字却能透露出一种与他的年龄不符的醇厚的味道,耐人玩赏。蔡葩是近年相当活跃的作家,她的文字往往带有回忆和怀念的性质,复活沧桑往事,再现历史的情景,荡漾着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她的《有多少优雅可以重现》出版后受到了读者的好评。符兴全来自基层,他有很厚的生活底子,对普通人生活的艰辛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和同情,作品中记叙的人物事情多有真实的原型,透露出作者对人情世故的悟性。

  诗歌创作在海南文学景观中十分引人注目,除了多多、王小妮以及冯麟煌等老一辈的诗人,海南还活跃着纪少飞、艾子、白然、远岸、纪少雄、潘乙宁、黄葵、卢炜、邹旭、见前、王凡等年轻的诗人群落。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采取了一种低飞的姿态贴近日常生活,写的都是身边的人物和事件的细节,但在看似平淡的叙述中,透露出让人深深玩味的难以言喻的滋味。因为个性的缘故,他们的叙述口吻并不相同,因为赋予文字的色调也有很大的差异。艾子的作品在轻快的叙述中脉脉流淌着一种温柔的情怀,让人看出是出自女性之手;而纪少飞、纪少雄兄弟的作品明显流露出一种嘲讽的口吻,有一种销蚀崇高的倾向;远岸、黄葵的诗有着许多让人激奋的高亢的抒情;而卢炜的诗却带着个人情感生活的私秘性;白然非常注意意象的捕捉并加以充分的演绎;潘乙宁醉心于心照不宣的隐喻,他的诗风近期有很大转化。

  耿占春无疑是海南最具深度的评论家,良好的人文知识素养和沉默寡言的性格赋予他的文字以犀利的触角和清晰的理路,许多看似互不相关的事物在他娓娓道来的叙述中贯通到一起。此外,评论方面有影响的人物还有单正平、孙绍先、李少君等。单正平的文字机智活泼、锋芒毕露、痛快淋漓,直接指向****社会和传统文化中一些可恶可笑的现象;孙绍先是一位严谨的评论家,一度致力于当代女性文学的研究,近年来不断拓宽自己的批评领域;李少君是一个多面手,发表过相当数量的****和散文随笔,这两年专心于诗歌评论,《当代诗歌的草根性》等一系列文章,引起了诗歌界的关注和争议。

  在海南岛上活动的作家和举办的文学活动,远远不止于上述的情况,还有很多的作家在我的见闻之外默默地从事着可敬的劳动,创作出优秀的作品,但我无法超出自己的阅读范围去介绍他们的业绩,即使已经介绍的也难免片面和武断。希望这种遗憾能够得到谅解。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